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7月30日报道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28日发表了题为《拜登滞胀到来》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称之为衰退、滞胀、经济放缓、短暂的偏离,甚至称之为埃塞尔或弗雷德都行——无论你怎么称呼它,周四发布的美国第二季度GDP报告中描述的美国经济都是在苦苦挣扎。这对生活在其间的美国家庭和企业来说是令人苦恼的,对主管经济的民主党人来说也是一个政治包袱。难怪他们想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消费开支处于疫情以来的最慢增速。沃尔玛等零售商最近的收入表明,这是因为通胀正在吞噬家庭收入。周四的数据显示了这个问题:前两个季度,以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美联储青睐的衡量标准)衡量的通胀率达到了7.1%,并且与消费开支下降相比,消费品价格呈上升趋势。

实际工资在下降,本季度的实际可支配收入下降0.5%,这是连续第五个季度下降。

私人投资也在减少,本季度私人总投资下降13.5%。固定投资下降3.9%,住宅投资随着住宅市场降温而下降14%。

好吧,责怪一切吧。存货投资减少是企业面对需求放缓做好准备的迹象。普遍的通货膨胀对企业成本和投资计划造成严重破坏。另一个罪魁祸首是拜登政府和国会中民主党人拒绝放弃增税或代价高昂的监管规定。

国际贸易是最大的亮点,如果没有18%的出口增长,那么季度收缩幅度会更大。但是,在能源危机的背景下,欧洲正在陷入衰退等因素将对美国的海外市场产生更大压力。

只有在全国经济研究所说经济衰退(它在情况已经发生一年或更长时间后才会说)并且就业率下降(随着投资和信心骤降或许这只是时间问题)的情况下,拜登政府官员及其盟友才会承认处于衰退之中。他们的想法是假装坏消息并没有发生,但政治风险是,拜登总统显得脱离实际,就像他周四所说的那样,他说第二季度的负增长显示了“经济进步的迹象”。

拜登接手的是一个准备从疫情中恢复过来的不断增长的经济体,但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将美国拖回了20世纪70年代。对于我们现在的情况,最好的说法是滞胀,是缓慢的增长与迅速上涨的物价的丑陋组合。这就是数万亿联邦开支、严厉监管、高税收威胁和宽松货币等一系列政策所导致的后果。现在是反其道而行之的时候了。

图片说明:拜登7月28日在华盛顿与美国企业家就经济状况进行讨论(美联社)